Summer school

普世博愛運動的成員首先儘量尋找基督信仰的智慧……,他們嘗試在他們之間建立合一,好使基督因著互愛而臨在,以祂的光照啟迪成員的思維。以上是普世博愛運動總章程第64條首要的條明,也道出盧嘉勒思想的根基。

每一種靈修的學派都具備那種內在的動力,推動文化的革新。由於這種認知,令蘊含內在的那端真理演繹在整個教義中,並能陶成每一種學問的思想與論點。

同樣,合一的神恩加深了教義的內涵,摒棄發出一個獨特的文化,不同的學問能找到它們的一致性,和諧協調。

有必要再次追本溯源,看看在特倫托城市『運動初期』的情況。1944年,盧嘉勒心愛哲學與神學,報讀威尼斯大學,但她知道剛誕生的運動正在發展,天主確切地要求她『把書本放到閣樓去』。1980年的一個場合上,她分享當時的情況:「由於我饑渴真理,我決意在哲學上去尋找真理,然而,在真理化身的耶穌身上就能夠找到真理。於是,我捨棄一切去跟隨耶穌……。當我去選擇天主對我的要求後,所獲得的光照真的不少!」

 總之,把天主放置在生命的首位,盧嘉勒和日漸成長的運動團體越來越意識到一個實情,天主是師傅,並在人性的知識上能顯露天主的愛。

 於是,知識的經驗是愛天主與愛近人的成果和表達,建基於生活和逐步滋養他們的那種精神開始形成一套思想。

 1950年,盧嘉勒重拾書本,她感到有必要重新學習,她分享說:「我感到有必要把那段日子所獲得的靈感放在一個較穩固的事物上,於是,我推使許多其他人去學習,尤其是傅理斯神父。」

Chiara Lubich, Washington, November 2000

隨後的歲月,某些運動的成員開始在不同的學科上鑽研,既有科學的,也有人文的。盧嘉勒表示:「那些生活合一靈修的成員去學習,並因著復活的主臨在他們中間,每一種學問變得煥然一新,都是來自同一神聖的光照。」以上是2000年11月,盧嘉勒接受美國華盛頓天主教大學頒授的博士學位時(已是第十二個)所講的話。

 由於特別繼續加深在神學方面的知識,把合一神恩的真理與教會教義的遺產相對照,發現到存在的合一的靈修確實具備新穎之處,而且能夠天衣無縫地套入20世紀的基督徒生活上。這個神恩完完全全具備綜合歷來高深的對談,既有其延續性,又有其嶄新的地方,革新傳統,於是顯示出合一和歷史的進程。

 此外,針對普世博愛運動的特有目標,給成員們安排認識基本神學和教會社會性的教義,於是成立聖母瑪利亞大眾大學(UPM);大公合一運動的培育課程;各大宗教對談的進修班;還有與現代社會文化對談的培訓班;最後,在目前互依互存的社會,產生一種特別寶貴和先知性的當地語系化的學習。

 自1978年起,《新人類》期刊定期刊登這些鑽研的成果。

 2008年,在盧比亞諾福音小城成立了上智大學學院,研究合一文化的基本因素和前景,提供兩年制的碩士與博士學位。

 

生活見證

我心目中的被捨棄耶穌是誰?

我心目中的被捨棄耶穌是誰?

4

尚諾敏(Noemi Sánches)於2016年普世博愛運動青年大會上作見證。她畢業於上智大學,研究聖三本體論,目前在佩魯賈大學(Perugia University)攻讀哲學博士學位。以下是她的體驗。

[全部資料]

文章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