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o viaggio di Chiara in Africa, Fontem (Cameroun)

盧嘉勒在紀念運動誕生30周年的場合上對她的團體傾吐心聲:「1943年12月7日那天,即使我懷有最美好的憧憬,也很難想像到今天出現在我面前的一切。」事實上,盧嘉勒終身奉獻給天主的那一天,被視爲普世博愛運動誕生的日子。

當時盧嘉勒心中唯一的意念就是許配了天主,所以她從沒有考慮要建立一個運動、一個組織;更不會想到將發起一項行動,從一個城市推廣到許多國家,邁向建設合一的世界。

Trento, foto di Zamboni Andrea con Licenza di Creative Commons然而盧嘉勒親自分享說:「記得我站在特倫托市的高處俯瞰城市的全景在心中產生一個強烈的渴求希望整個特倫托都被真正的愛火所點燃一份能維繫弟兄之情的真愛,這個想法讓我心滿意足,而且在日後透過合一的神恩得到實現。」

合一的理想在特倫托這個城市形成。普世博愛運動的各個團體在自己所在的不同城市、地區、鄉鎮中開展工作,被召叫把天上的生活帶來人間,使人間成爲天堂。一點也不錯,盧嘉勒心中就有這意念,她寫道:「這就是現代最引人入勝之處;與人群肩碰肩,卻可以深入最高超的默觀生活。我想多說一點:要消失在人群中,為與他們分享神聖的事物,宛如一小塊麵包浸泡在醇酒裡。我還想多說一點:參與天主在人類身上的計畫;在人群中留下由光編織而成的印記,而同時與近人分擔恥辱;飢渴;打擊與短暫的喜樂。」

普世手足情誼是一個全球性的計畫經由地方性的層面來落實。為此,過去多年來,由創辦人盧嘉勒的引領下,在不同城市發起真正各具特色的『城市行動』,首先從『熾熱的特倫托』開始;此外,『關愛的羅馬』;『金色的布拉格』;『王道的方潭』。同樣事情也發生在倫敦(London),華盛頓(Washington)、熱那亞(Genova),在不同的場合上,盧嘉勒為每個城市指示出幾乎是它們典型的使命,向屬於普世博愛運動的成員建議既不同又獨特的方法,以落實建立合一的召叫。

盧嘉勒曾寫道:「假如在城市不同的地方點上火儘管是星星之火若能經得起風雨和種種打擊勢將燎原並在刹那間使整個城市變成火海。」這份『超性的愛火』就是『天主的得勝』,祂在『團結合一』的心靈中為王,使他們『成為世上一股神聖的力量』。人人都可以得到這種體驗,她繼續寫著:「在任何一個城市,這些團結合一的心靈可以出現在家庭中,例如在夫婦之間;父子之間;婆媳之間;也可以出現在堂區内;在各種組織或社團中;又或在學校裏;在工作環境中;在任何地方。他們不需要已經是聖人,因為耶穌未曾這樣說。」然而,『一個城市並不足夠』,所以再過了一段時間,盧嘉勒又寫道:「天主是創造宇宙星辰和掌管人類歷史的主宰,要與祂同心合意,高瞻遠眺,放眼你的國家;放眼人人的國家;放眼世界。你的每一個氣息;你的一言一行;你的生活作息;你的路向都是以此為依歸。」

Nelle prime mariapoli1959年,在意大利白雲石山上所舉行的瑪利亞之城有來自五大洲的代表參加,盧嘉勒這樣表示:「假如有一天,各民族都放下自己,並把他們自己的國家;他們的國度;如同馨香一樣奉獻給天主。天主的王國不屬於這個世界,祂引導著人類的歷史……。那一天將開始一個新紀元。」

為能使人類邁向手足情誼的新紀元盧嘉勒和她的運動不斷工作。2000年,盧嘉勒到非洲方潭探訪。在那個場合上她向自己團體的成員透露她一個意義深遠的夢想。在場的人記得當時盧嘉勒很感動,對於這位普世博愛運動的創辦人來説,這種時刻是罕見的,她這樣描述:「現在,這一刻那一個是我最大的心願?我渴望瑪利亞的事業在世界末日之際,大家緊密地聚在一起,一同期待著來到已復活的被捨棄耶穌面前,向祂重複比利時神學家勒克萊爾(Jacques Leclercq)所講的話,他這些話總讓我感動不已:『我的天主袮要來的那天我奔向袮……,我奔向袮我的天主……,帶著我最瘋狂的夢想向袮獻上我懷抱中的世界。』『父啊願他們合而為一!』」

生活見證

大馬士革邊境的情況

大馬士革邊境的情況

1

SIR訪問大馬士革普世博愛運動成員杜夢麗斯·坡樂圖(Dolores Poletto)當地情況。她指出伊度曼尼的難民已經被堵截,但她說:「在泥濘與寒冷中,我看到人類的創傷。」

[全部資料]

文章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