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在艾因西德倫(瑞士),從山崗高處俯瞰大殿和周遭的建築,我明白到普世博愛運動應當興建一座城市,不是由修道院或旅館所組成,而是猶如一般的城市,有家庭、房舍、工作的地方、學校。」

以上是盧嘉勒在1967年3月所寫的一篇日記的內容,當中她回憶起1962年夏天在瑞士的體驗,這是她首次獲得 『小城』的靈感,就是今天的『福音小城』或稱為『永久的瑪利亞之城』,也是普世博愛運動中較為人所熟悉的成果之一。

1949年,偶爾的情況下,第一批的男女核心成員在意大利北部白雲石山上度假,舒展身心,隨後,證明了這份經驗對運動日後的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影 響。於是,之後相繼幾年,他們重複同樣的經驗。差不多沒有人察覺到,這群成員的數目每年俱增,不僅僅是女青年,還有身為父親的、母親的、青年與兒童、社會 上各個階層人士。

1951年,這個獨創的聚會被稱為暫時性的『城市』,其中唯一的法律就是福音的仁愛,在參加者之間實現深厚的手足情誼,在物質、精神和文化各方面共融分享。自1952年起,也有神父和不同修會的修會人士參加,這些修會各不相同的靈修精神面貌互相輝映,在彼此的手足情誼中和諧融合。

1955年,這個暫時性的城市被命名為『瑪利亞之城』,從那時起,發展為真正與確切的聖母瑪利亞城市的藍圖,也是此後普世博愛運動致力在世界各地興辦的瑪利亞之城的搖籃。

50年代夏天,在意大利北部白雲石山上的體驗獨特非凡,可惜只能維持短暫的假期,最多也莫過於持續幾個月的時間。

恰恰在舉行其中的一個瑪利亞之城,年輕的艾勵圖(Eletto Vincenzo Folonari)來自富裕的家庭,認識了普世博愛運動,他被這種純真福音的靈修精神所吸引,並且把自己一切所有奉獻給運動,包括了他所繼承的遺產,其中 有80公頃地,在佛羅倫薩附近的小山崗上。

1964年,艾勵圖英年早逝,恰恰在那年,就在那塊土地上開始具體地實現盧嘉勒於兩年前在瑞士的那份靈感。於是誕生了盧比亞諾(Loppiano)福音小城,卻非暫時性而是永久的瑪利亞之城。

目前該小城共有九百位居民,來自五大洲七十個國家,包括:普世博愛運動的男女核心成員、家庭、青年、在社會上工作的平信徒、神父、修會人士、某些主 教。福音小城的居民在城中工作、學習、實現福音互愛的誡命:「你們該彼此相愛,如同我愛了你們一樣。」為日常生活的每個行動添上特別的意義。每年到此參觀 的人數達四萬。

繼 盧比亞諾之後,全球各地先後成立其他福音小城,各有不同進度的發展與規模。每一個小城都與當地社會的環境協調一致,各具特色。盧比亞諾小城 (Loppiano)和瑞士法語地區的蒙特(Montet)福音小城都具有國際性的特色,肩負培育的任務。德國的奧瑪玲(Ottmaring)福音小城卻 具有大公合一運動的使命,一如英國威林花園城(Welwyn Garden City)福音小城。比利時的羅塞拉爾(Rotselar)福音小城則具有環保生態的特色。在歐洲大陸上建有福音小城的其他國家包括波蘭、西班牙、法國、 愛爾蘭、葡萄牙等。至於南美洲,在巴西所興建的幾個福音小城都具備致力社會性事務的特色。阿根廷奧哈根斯(O’Higgins)福音小城具有尤其以青年爲 主幹的特色。亞洲菲律賓的大谷地(Tagaytay)福音小城則具備不同宗教交談的烙印。位於北美洲紐約附近的露明(Luminosa)福音小城的特色, 就是在多元民族的社會中建立合一,與東歐克羅地亞的克里熱夫齊(Krizeyci)福音小城的特質類同。

非洲具有福音本土化的特點。喀麥隆方潭(Fontem)是首個在非洲興建的福音小城。位於森林當中,要追溯60年代,普世博愛運動的某些醫生遠道前 去方潭挽救當時正瀕臨絕種的班華族(Bangwa),因為受到許多疾病與嚴重夭折的打擊。這些醫務人員具體愛德的見證引導班華族和周邊的其他民族一起踏上 信仰和手足情誼的道路。同樣的精神也活現在非洲大陸上其他兩個福音小城,一個在肯尼雅,另一個在象牙海岸。此外,在拉丁美洲正在發展階段中的福音小城包括 墨西哥的鑽石(El Diamante)福音小城和委內瑞拉與智利的福音小城。至於澳洲在墨爾本附近剛興建一個合一中心。

男女老幼使這些現代化的小城生機勃勃。當中有商店、藝術中心、工作坊、小型企業、學校、教堂、聚會的地方與休閒場所。一個都市式的中心,匯聚各種不 同的文化、宗教、傳統,不但尊重和保存各自的特色,更成為與每個近人相遇的途徑,與其他人緊密相連,並一起努力實現耶穌的宏願:「父啊!願他們合而為一, 如同我在袮內,袮在我內。」

生活見證

文章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