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無形的圍牆

 
20年前,達成稱為「貝爾法斯特“聖週五”協定」的和平協議,但我們到達貝爾法斯特,仍然發現有分裂,人們卻盡力走上和平的歷程。

斯蒂凡妮·塔娜絲妮(Stefania Tanesini,義大利語):我們在北愛爾蘭的貝爾法斯特(Belfast),現在是上午9點。我正要離開天主教區域。在這扇門的另一邊是基督新教區域。這一堵隔離雙方的牆仍舊矗立在這裡。這扇門還關著,它每晚都關閉,每天上午打開,繼1998年簽署和平協議後20年,它仍舊是兩個社區分隔的標記。

布萊恩·羅萬(Brian Rowan),記者(英語):在一生中許多的歲月裡,我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襲擊,看到有人死,也有人受傷。

曼紐爾·麥克基維(Manuel McGivern)(英語): 1973年,當我17歲的時候,住在貝爾法斯特西部,那是一個共和黨氛圍非常濃厚的地區。每週日我售賣天主教雜誌。我曾經被一些英國士兵搜查,他們也看到那些雜誌。他們不太肯定是什麼;他們認為這些是有顛覆性的宣傳品,所以他們把我逮捕。
我被帶到當地的軍營中,在那裡被盤問了24小時。我的父親來了,因為我還未成年,所以獲釋了。幾個星期後,我被邀請到一件空置的公寓,離我住的地方很近,假裝是去看電影;而我們實際上是看有關如何使用槍械的宣傳片,有點像被招募加入愛爾蘭共和軍(IRA)。
在那段日子,很多年輕人在那裡,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理解,為什麼我們被當做二等公民看待。
去了兩三次這樣的聚會後,我明白這裡不適合我。
透過一位聖公會修女,她被邀請到我的學校,就這樣我們認識了盧嘉勒的神恩,如何愛近人,更重要的是愛仇人。我認為這個神恩比他們教我使用的任何武器更具有威力。

愛琳·喬瓦拉(Irene Jovaras,英語):今天,我們在這所Stranmills 學院,參加一天聚會的總結,主題為「共建社區」。
在貝爾法斯特,教派之間的分裂是很明顯的。所以我們的目標之一,就是成為促進來自不同教會背景人士之間關係的催化劑,支持那些建立和平與和解的活動。

斯蒂凡妮·塔娜絲妮(義大利語):現在我們站在山科路(Shankill Road),貝爾法斯特的基督新教的中心。在我後面就是許多紀念在衝突中無辜受害者的紀念碑之一。這場紛爭長達30年之久,導致3,000多人被殺,50,000多人受傷。

香楠·金凱德(Shannan Kincaid)(英語):我5歲時,我的家被炸毀了。雖然和平不會一朝一夕便發生,即使如此,對我並沒有影響。來自新教背景和來自天主教背景是有很大的分別的——但其餘的一切都是相同的。我和馬丁一樣,都是一個人……

馬丁·麥基南(Martin McKiernan)(英語):無形的圍牆很多,那是心理上的圍牆,在人的腦海中築起。你可以推倒所有的圍牆,但是要穿越在人腦殼裡,即使只是4毫米寬的圍牆就難上加難!
香楠和我這一代人似乎要肩負破冰的任務,去打破這些心態。圍牆確實存在,但它們是可以打破的。

斯蒂凡妮·塔娜絲妮:你們一個是新教徒,一個是天主教徒,怎樣成為朋友呢?

香楠(英語):做朋友?我只是不聽他的!(他們笑了)我們彼此聆聽。我們明白,我們的觀點很不一樣。但是我們有更多的東西把我們團結起來,而不是使我們分裂。

馬丁(英語):我喜歡她的為人,因為她很可愛,我們相處得很愉快,一起歡笑。我們能不能成為朋友?……當然可以!為什麼不可以?

布萊恩·羅萬,記者及作家(英語):有人說,建立和平需要50年的過程。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還沒到一半呢。
現在我們仍然會爭論有關政治的問題,如何解決過去的問題,但起碼我的電話不會在淩晨4點響起來,告訴我有人死了,或炸彈爆炸了,或有人遭槍擊了。所以我很樂觀。

評論的守則(500)

 

另外可以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