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悅的期待

 
在幾小時內,教宗方濟各就將踏入盧比亞諾。隨著情緒的高漲,這座普世博愛運動國際小城的居民們道出對此次短暫訪問的希望之音。
1

「你像我這麼大的時候喜歡做什麼呢?你最喜歡什麼遊戲?」來自墨西哥(Mexico)10歲的路易士·范斯高(Luis Francisco),現居住在盧比亞諾(Loppiano)。他在等待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的時候腦海中出現了這些問題。因為早在2月,當教宗的秘書首次宣佈對「弟兄友愛團體」(Nomadelfia)和盧比亞諾的基督徒團體進行出人意料的訪問時,路易士就和這個普世博愛運動國際小城的全體居民一起,一直在倒數,離開5月10日還有幾天?這兩個團體都位於托斯卡納(Tuscan)丘陵地區。教宗方濟各親自來看這裡人們怎樣生活在「唯一的老師的學校」。他曾經這樣描述盧比亞諾——全球24座普世博愛運動小城之一。普世博愛運動會長傅瑪利(Maria Voce)在聽到這個完全出乎意料的訪問的消息時,表示出「驚訝和深刻的喜悅之情」。

盧比亞諾充滿生機,街道上,由幾百個年輕人的笑臉所照亮,他們在這裡一起度過了4月的最後一周。他們和幾千人剛剛在5月1日慶祝了全義大利的「新青節」(Genfest),就連大雨的威脅也無法「澆滅」他們的喜樂。現在,在重大的日子臨近之際,充滿期待的氣氛甚至愈發明顯。

我們手持攝像機走遍盧比亞諾,和居民們交流,他們在教宗訪問的倒計時期間仍繼續履行各自的日常職責。貝內黛塔(Benedetta)來盧比亞諾參加女核心(普世博愛運動內度奉獻生活的女成員)培育學校。她把迎接教宗的到訪看作是天主給她個人的一份禮物,因為那天正好是她的生日。「無論訪問長短,我希望他能在這裡感到家庭的氣氛。這正是我們每天在我們之間嘗試去建立的氛圍。」

自1966 年起,盧比亞諾就是紅新青(Gen Rosso)的家。這是一個因盧嘉勒的靈感而成立的樂隊。她渴望通過音樂去傳播一個更加公正、和平及合一的世界的訊息。音樂家們不僅在自己的歌曲中,而且在自己的生活中,用一種共融和弟兄友愛的生活方式,努力表達出這個精神。米車勒·索萊(Michele Sole)在幾年前加入紅新青。他準備在獻給小城「天主之母」(Theotokos)聖堂的臺階上獻唱「最甜美的母親」。米車勒感謝教宗,說:「他有勇氣採用方濟各這個名號。我不知道,選擇這個意味著優先選擇窮人和最弱小的人的名號為他有多容易。」「打開和平」的音符飄蕩在空中,紅新青正在附近和同樣以盧比亞諾為基地的表演者,也是著名的國際樂隊綠新青(Gen Verde)一起排練。

藝術家西羅(Ciro),原名羅伯托·西波隆(Roberto Cipollone),從1977年開始就住在盧比亞諾,在這裡發揮他把丟棄和廢棄物品轉化為迷人的藝術品的天賦。這位藝術家把新的生命注入廢棄物。從他的工作坊裡產出雕塑、工藝品、繪畫,全都是懷著對大自然的熱愛而以融合藝術想像力的方式創作出來的。西羅把即將到來的訪問看作是:「我希望教宗能夠發現,他內心最深處的一些渴望已在這裡得以實現。」

安蘭薩(Aranza)和家人一起從墨西哥來到盧比亞諾參加為不同國家和語言的家庭開設的「勞萊托培育學校」(Loreto School),共同加深有關合一靈修的知識。每年的課程從9月到次年6月,課程提供一種獨特的文化交流和相互充實的經驗。安蘭薩給教宗的問題是:「我們年輕人怎樣才能最好地克服世界欲強加給我們的的陳詞濫調?」娜塔莉亞(Natalia)是盧比亞諾上智大學學院(Sophia University Institute)的巴西(Brazil)學生,她想問教宗有關已婚年輕人在教會中的角色。

那麼多不同的問題、希望和祝願,匯聚成如此喜悅的期待。

評論的守則(500)

 

Feedback

  1. Helena

    Grazie di cuore a tutte quelli che ci hanno permesso di vivere questo momento specialissimo con Papa Francesco.
    Insieme a tutti gli abitanti di Loppiano e la famiglia focolarina sparsa nel mondo ci buttiamo ad essere portatori del Carisma là dove Dio ci ha pensato.
    Nel Patto

    回复

另外可以瀏覽